I舞蹈展览I  当舞蹈走下舞台跨界进入博物馆 ?

Expo: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蓬皮杜舞蹈展览《Work/Travail/Arbeid》
Expo: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蓬皮杜舞蹈展览《Work/Travail/Arbeid》

  不论是被称为21世纪欧洲现代舞大师,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比利时编舞家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在蓬皮杜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呈现;还是“不舞蹈” “非舞蹈”(NON-DANSE)理论的领跑者法国著名舞蹈家及编舞杰宏-贝尔Jérôme Bel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抑或是在90年代被看做舞蹈新浪潮领头人的法国编导 Boris Charmatz(他在2011年成为第一位受邀加入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组委会的舞蹈编导,刷新了舞蹈在整个舞台艺术和在阿维尼舞戏剧节的地位)在英国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 Tate Modern 的舞蹈展览。。。不同的原因和动机正助推着舞蹈编导们突破以往的编舞和表演习惯,走进展览 (expo) 空间。

 

        不得不说,观看一场正规舞剧的演出对于观者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他们必须要严格遵守开始的时间(一般演出时间正好是晚餐时间),没有中场休息故被要求不得离开座位,将就于不同剧场座椅的舒适度,还有总是与舞蹈演员保持着遥不可及的距离。。。或是基于上述种种让人感到“无聊”和被束缚的因素,或是带着一种尝试的使命,今天欧洲的舞蹈编导和学院们似乎正焦虑于摆脱这些条条框框并选择其他一些新的呈现方式 — 展览。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at MoMA New York 4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at MoMA New York 4

       2015年,巴黎歌剧院邀请了法国编导 Boris Charmatz 的作品《演绎20世纪的20位舞者》(20 Danseurs pour le XXe siècle)在歌剧院进行了一次有趣的表演/行为艺术。这次专门为参观者们设计的“游戏”是这样的:当游客参观巴黎歌剧院时,也许就在某个楼梯的转角处或者在剧院的走廊间就会“撞见”一个个由专业芭蕾舞演员在观者身边演绎的20世纪的经典舞蹈,《一场演出同时也是一个展览》-巴黎歌剧院这样解释到。

            巴黎的蓬皮杜当代博物馆刚刚完成一个与比利时编舞大师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合作的名为《Work/Travail/Arbeid》的舞蹈展览,这个项目在3月6日结束蓬皮杜的展出后将前往伦敦继续巡展。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这个舞蹈展的野心是重塑舞者与观者之间的联系,同时,重新思考关于存档,资料和见证的问题,或者说找回一系列的关于舞蹈艺术进入博物馆空间的过程的纪录。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Work / Travail / Arbeid
展览:
26/02 - 06/03/2016
11h00 至 21h00

Galerie sud - 蓬皮杜当代博物馆,巴黎

 

巡展:

英国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 (Tate Modern);7月,持续3天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MoMA );2017年展示一周

 

关键词: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造型艺术,编舞,舞蹈,强音合奏,专题展,Gérard Grisey,跨学科,介入,音乐,现场表演,重新演绎

  如果把一段舞蹈以展览的形式展示给观者会是怎样的体验 ?这一问题启发了比利时舞蹈编导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在蓬皮杜当代艺术博物馆的《Work/Travail/Arbeid》舞蹈展的创作。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把她在2013年,根据法国音乐家Gérard Grisey 1996年的钢琴曲 “Vortex Temporum” 编排的同名剧目《Vortex Temporum》进行因地再创作 (in situ) 使之能够适应蓬皮杜博物馆Galerie sud画廊的空间和时间。这段舞蹈被改编成一个持续9天的,每天持续9小时的, 由不同舞蹈片段组成的展览。这些舞蹈片段每小时为一段,分别和不同音乐种类(钢琴和各种乐器)重组与配合,故每段表演的展出是不重复的体验。ANNE 和她成立于1983年的舞团ROSAS的舞者们并不仅仅是把一个名为《Vortex Temporum》的舞剧搬到了展览空间,而是在远离剧场的另一空间重新演绎舞蹈。打破长久以来舞蹈的既定演出概念,同时给予舞蹈一种新的书写和体验的形式。

“舞蹈编舞的既定空间是剧场,在这里有着固定的规则和与观者的关系, 即在舞台上进行舞蹈。每场舞剧的演出时间也几乎都固定在晚上八点,然后大概在一小时后结束。我的大部分舞剧创作都遵循着这样的规律。。。就是出于这些因素,我创作了这种在不同空间,时间背景和建立在钢琴曲上的动律创作。法国音乐家 Gérard Grisey的钢琴曲 “Vortex Temporum”的音乐小节很有特点,它的每段音乐是一种层层递进的关系,有着不同的节奏层次,是这种分层的音乐小节的形式给了我《Work/Travail/Arbeid》项目中改变舞蹈“时间”规律的灵感。
。。。”

 

-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Work/Travail/Arbeid 

感受舞蹈展览:

 

        几位演员的准备工作是在蓬皮杜博物馆一层的 GALERIE SUD 的展厅空间的塑胶地板上,用白色粉笔和一根线 (做尺),画上大小各异的圆拼凑出一个几何图形。同时,一架黑色三角钢琴被推到展厅中。随着众人的来去就坐,不经意间一位男士已经坐在钢琴椅上并弹响了第一个音符,全场寂静了。没有扩音器,没有绚丽的灯光和高高的舞台。而是在落地窗洒进的阳光下,一个无比真实的身体在大家的面前开始了铿锵的弹奏,这种距离让人能够感觉到音符扑来的微风,不禁觉得些许的尴尬。

       一段钢琴曲过后,一位舞者从人群中走出开始独舞,简单的一身白衣,看似无规律的,极不协调的身体动律和重复的动作,其实一直在追随着以自己,以钢琴,以整个空间为轴点的圆。

       又出来两名舞者,三个舞者组成了一个相吸相抵的个体,继续被某股力量牵引着,运动着。这时,钢琴被指挥家慢慢的拉着开始在整个空间穿梭,与舞者们达成一样的移动韵律。钢琴家则跟随着钢琴的轨迹边走边继续弹奏着幽慢的音符。

       。。。

       终于,钢琴被重新置放到了展厅一角的人堆中,钢琴家就坐。指挥家带着五线谱和谱架来到空间另一端,5个演员们被围在了中心。这是一段相对激昂的钢琴曲和舞蹈。一场激烈的演奏会和舞蹈的结合,一场指挥家,钢琴家,舞蹈家们的现场配合。这个演出不是被舞蹈演员所掌控,而是这位指挥家,他才是给与这个空间一切动力的源头。当他手指落下的那一刻,随着钢琴恢弘而有力的声音迅速连续迸发,舞蹈也开始了大幅度的动作起伏和重复。。。

  舞者们从观者面前奔跑过而落在地上的汗珠和掠过时留在大家脸上的风瞬间把观者拉进了舞台的空间,似乎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参与者。我们在零距离的观看指挥,钢琴和舞蹈的呈现,我们同时也在配合着他们跟随着他们的动律和节奏起伏。落地窗外的路人和观者,在一扇玻璃外观看着我们所有人组成的景观。。。

 

        其实舞蹈的舞步都很简单,少有那种在剧院看到的高难度旋转或托举,甚至也许会让不少人觉得这些动作谁都可以做。也许这正是倡导“去舞蹈”“不舞蹈”理论的的编导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在过去这些年一直在试图表达的。那些学院派的,传统意义上的一套套的分种类的舞蹈,和有着阶级分明的按资格,按身材,按表演等把舞蹈演员分队型分等级的舞蹈规则,这些形式在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的舞蹈展览中统统被抹去。在这个四面都是观众的空间里,在这个以几何图形为动律轴点的身体运动中,每一个舞者都同等重要,不分配角和领舞,每个个体都有独自的律动轨迹。对于观者,任何人也都可以走近这个舞蹈空间的任何地方,舞者自会从你身边绕开,这让舞蹈本身变的平易近人,触手可及,使舞蹈不论对观者的体验还是舞者的心理都不再是那个让人“无聊”的高高在上的“精英艺术”。这不正是从50年代开始欧洲,法国不论是政府还是各个艺术领域一直在努力达成的“去精英艺术主义”“去学院化”的结果吗,体现在舞蹈领域就是“不舞蹈”理论,而在绘画上我想也是就是“观念主义”了吧。

       这场舞蹈展览的的意义更在于形式,输出的是编舞对打破传统舞蹈表现形式的夙愿,对跨界,跨空间,跨时间,跨概念创作的观念主义表现的渴望。谁说只有那些高难度的,历史传承下来的动律套路才算舞蹈?谁说跳舞一定要有音乐?谁说舞蹈就必须在剧院在舞台上并持续一小时 ?为什么不能打破长久以来的演出习惯和规矩律法?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精心编排的这支时长9小时的舞蹈展览,用观众看到的一切证明了舞蹈的另外一种存在方式。不论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Jérôme Bel 还是 Boris Charmatz,他们都曾是专业的舞蹈演员,而他们的“功成名就”似乎都是因为他们一系列“反舞蹈”行为和创作。

      

        结束在巴黎蓬皮杜的的展览后,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的《Work / Travail / Arbeid》将在7月进入英国伦敦的泰特现代艺术馆(Tate Modern)继续进行为期3天的展览,并将在2017年转往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MoMA ) 展示一周。同时,Jérôme Bel也将在明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进行舞蹈展览,而 Tino Sehgal 的行为艺术也将在2017年入住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开启一场盛大的展览活动。。。

 

        “舞蹈展览” 形式的出现, 并且这种形式被舞者和博物馆都如此看重,这里面当然有其必然原因:舞蹈这一相对“冷门”的艺术形式需要拓展新的市场,呈现他们能够让舞蹈适应新的观众群的能力。而对于博物馆,舞蹈元素的加入给予了展厅一种新的更多元化的展示语言。

 

 

比利时编舞家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生于1960年的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1980年分别从布鲁塞尔的École Mudra舞蹈学院和纽约Tisch School of the Arts 舞院毕业,并创作了她的第一支舞蹈作品《ASCH》。两年后,她的作品《FASE》《Four mouvements to the music of steve reich》成功标志了Anne的舞蹈风格和理念。1983年她建立了自己的ROSAS舞蹈团。自此,Anne 继续专注于钢琴曲与舞蹈结合的编舞创作。在她创作的大量作品中,是一部部舞剧与音乐的结合,她使用的音乐作品几乎涵盖了欧洲音乐史的每一个时期,从古典乐到当代音乐。。。
        她的编舞建立在几何学,数学,对大自然和社会结构的研究的基础上,给与观者在一个空间和时间中一种“身体律动”的景观。1995年,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在布鲁塞尔与La Monnaie/De Munt合作建立了P.A.R.T.S (Performing Arts Research and Training Studios) 学校。

舞团官网:www.rosa.be

Écrire commentaire

Commentaires: 0

      专业的媒介和桥梁,致力于中法文化项目合作与交流,为两国的艺术家,文化艺术机构等提供文化市场咨询,项目组织策划,推广,建立合作伙伴等工作。

 

      Cult'Art Paris dont le siège est à Paris, a pour mission le développement de projets d'échanges culturels et artistique entre la France et la Chine. Agent culturel professionnel qui met en oeuvre des projets de coopération culturelle/artistique franco-chinois. 


Contact/联系方式:

Mail: contact@cultartparis.com     

Tel: +33(0)6 21 47 65 88

     +86 138-1056-7655

Wechat/微信: cultartparis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巴黎藝文微信公众号,接收欧前沿欧洲艺术资讯

wechat cultartparis